當前位置:養生百分百網 >> 健康資訊 >> 健康快訊 >> 瀏覽文章

對流感患者寬容才是硬道理

   16日,山東甲型H1N1流感患者呂某的父親,通過電視向社會道歉,并開導兒子換位思考。四川的患者出院時也向被隔離者表示歉意。怎么中國人突然這么客氣,道歉都傳染起來了?

  后來才知道,網絡投票有六成以上認為他們應該道歉。部分網民已經激憤了,山東呂姓患者被命名為“呂傳傳”,面臨人肉搜索危險,他和他的家人勢必隱私難保。這就是呂父電視道歉的背景。這樣講起來,事情并不妙。輿論夸獎他們深明大義,有公民責任感,也就顯得很別扭。

  再一想,媒體為什么把鏡頭給患者的父親做這番表態,一定是覺得政治正確之極。也就是說,把他逼上“公民責任”道德高地的,不只是網絡民意,還包括“主流文化”。這個社會的特點就是,一旦抓到普通百姓道歉或感恩的機會,就如獲至寶,大肆煽情。

  但是,這樣的路徑不僅不通向道德,還可能敗壞道德。道德是只求諸已,而不能苛求人。向別人要求道德就滑向了不道德。別人主動給你讓座是他的道德;而你要求人家起立給你讓座,你就“成全”了別人的道德,但你不道德。這次山東患者的父親,如果不是自己覺得兒子把病毒從國外帶回來,“對不起國人”,而是因為外部聲討的壓力而道歉,就相當于遭遇了“道德強迫”。

  不過,今天的情況應該是很文明了,在歷史上,當瘟疫流行,接觸就意味著死亡的時候,患者可能被大家同意趕出村子。但那確實早已成為歷史,我聽到有人背了一個順口溜,“歷史上,瘟疫是墳場,后來,瘟疫是戰場,現在,瘟疫是考場。”考場考驗的是當代社會的技術條件、組織能力和人文環境。具體來說,就包括如何對待山東小呂這樣的患者。

  小呂患者也許處置不當,作為從國外“疫區”回來的人,他如果待著不動,應該少一些人被隔離,但終歸不是他故意把傳染病帶回國并且故意傳播的。這就是他不僅應該受寬容,而且應該受同情的理由。所以,最應該換位思考的,不是他們父子,而是所有的人。

  如果不會換位思考,大家都不會有好日子過。中國人不太習慣道歉,說一聲“對不起”都很艱難。但卻經常板起一張臉要別人道歉。從小學生開始,一談同學交往的心得,就是別人如何對不起自己。及至長大成.人,總覺得在道德上要先發制人,要求別人道歉成為一種心理補償需求。所以,但在中國的現實語境下,道歉也者,必定是做錯了事情,是一種具體的責任后果。而強者則有說“道歉”或“對不起”的赦免權。

  其實,會表示“抱歉”和“對不起”,也可以是一種文明習慣,正如西方某些國民每天把“抱歉”和“對不起”掛在嘴上,其實大家都好好的!如此說來,流感傳染病患者雖然沒有什么現實責任,但他要在道義上說聲“對不起”,也很好。這樣的善意,才叫人只有溫暖感覺,而沒有沉重的負擔。



上一篇:過敏性鼻炎和哮喘須同時治療

下一篇:福建通報首例H1N1流感確診病例入境檢疫情況

關于站點 | 版權聲明 | 廣告服務 |

版權所有 2008-2020 養生百分百

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